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下狱

小说:干了这碗后悔药      作者:愿再看尽长安花      更新时间:2021-07-21 10:44      字数:3893
  “跟紧阿姐!”

  明虞飞快推开门,一把抱起茫然的明书,出门立在那位女百户跟前,对方身上大红的飞鱼服在一众黑色飞鱼服中显得格外扎眼,似是不能直视锦衣卫的凶名,明虞视线落在对方绣工精湛的补子上:“敢问大人,赵家是犯了何事,竟需劳动大人出马?小女家父现在留守火器营,赵家二房只剩我们姐弟,若是对大人招待不周,还请大人见谅。”

  蒋百户本还惊奇这两姐弟的主动乖觉,闻言便仔细开始打量她们,见自己手下已经开始抄检财物,方才开口:“你怎么不问问,是不是你父亲犯了事,才连累了赵氏一族?”

  明虞心底一沉,面上波澜不惊:“家父克己奉公、谨言慎行,是连太子也曾亲口夸赞过的。与其让我怀疑自己忠心耿耿的父亲,您还不如告诉我是族人犯了事,才招来了大人破门问罪。”

  “是个伶俐的女郎”,蒋百户看了她一眼,语带惋惜,“罪臣赵鑫晨触犯律法,贪墨边关饷银数十万两,连累三族。你虽是他的侄女,死罪可免,但活罪也难逃。”

  说罢,对着身后的锦衣卫女官下令:“全部带走!”

  面对冲过来的锦衣卫,明虞无力反抗。垂下头,紧紧抱住了自己未成丁的幼弟。

  “京城南坊长安街有两家香料铺子、京郊平和村有两个农庄、一个温泉庄子,都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嫁妆,三年前被大伯母接管,落在齐王府名下。罪犯家眷不得串通权贵、隐匿财物,否则罪加一等。明虞不敢因一己之私触犯律法、牵连宗室,今日负罪报与大人,还请大人明鉴。”

  蒋百户混迹官场多年,闻弦知雅意,盯着明虞姐弟,缓缓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小周,给她们安排个好些的牢房。”

  “是!”一旁的下属抱拳行礼,沉稳应诺。

  少女翩跹的裙裾淡出蒋百户的视线,直至夕阳西斜,充斥赵府的喧闹声才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再无半点余音。

  *午间倏忽而至,在烈日都常年避开的牢房里,狱卒敲击饭桶放饭的声响,是唯一的喜讯。

  这是明虞姐弟被关进牢中的第四天,连着几日的担惊受怕、鼠蚁蟑螂,生生消磨掉了姐弟俩面颊上的血色,抚了抚熟睡的幼弟,明虞拍了拍身上粘的稻草碎屑,起身站在牢房门口,静静地等着。

  脚步声渐渐走近,来者是一位一身灰色吏服的中年女狱卒,梳着圆髻,四方脸,浓眉大眼,脸色发黄,面相看着有点凶。

  她推着两个大桶,拿着一个长柄勺挨个牢房发饭。许是拿足了孝敬,给明虞姐弟俩的碗里倒是盛的冒尖。粗糙的黍米饭,配着白水煮婆婆丁,看不到半点油腥,也就占个新鲜二字。

  奇怪的是,盛完饭,按理说牢头应该往下一间牢房,但这位女牢头似乎并不打算立刻挪步。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坐的赵明虞,叹了口气,粗哑的嗓音饱含怜悯:“月娘之前托我照顾你,说你性子良善,人也温婉,不是个作妖的。只是今日午后就是官奴发卖的时候了,看在月娘的面子上,我劝诫你一句:莫要损毁容貌,这是你立身的本钱。

  圣上没有明令你家女眷都没入教坊司,就还有转寰的余地。若是有幸被其他高门看中,做小伏低,得主母允许生个孩子,就能立住脚跟,保全你家血脉,日后也算有盼头了。”

  她口中的月娘,就是明虞的奶嬷嬷,之前因为上了年纪、李氏又屡生事端,明虞就做主给她赎了身。只是不过大半年的光景,赵家就大祸临头。没想到她回老家前,还愿意托付她当女牢头的亲戚照顾前主家的遗孤。

  明虞以为自己早就流干了眼泪,但此时的眼眶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湿润。如今自己身陷囹圄,一点点雪中送炭的温暖,都显得弥足珍贵。

  她抬袖轻拭,粗糙的布料渐渐把她的眼尾蹭的通红。女牢头看着眼前落魄至此,却仍难掩殊丽容色的女郎,眉梢一挑,眼中就带上了一丝看祸水的轻鄙:“如今正有个好去处,定国公府九公子没有子嗣,公子夫人打算买个知书达理的侍女,伺候公子,生养孩子。你要是愿意,待会儿就擦干净脸,站在我左手边,我自会为你安排。”

  说罢,又从头到脚地打量了她一眼,似是自觉言尽于此,不肯再费心,女牢头推着咣当作响的饭桶,继续去别处放饭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明虞打了个冷颤。

  迅速推醒了熟睡的明书,在他耳边悄悄嘱咐了几句。

  “阿姐?”

  明书睁开迷蒙的大眼睛,被阿姐催着扒了饭,才反应过来阿姐说的话。趁着牢头还没来,跟着明虞开始检查之前她们私藏的财产:除了大病初愈的孱弱身体,就是藏在中空桃木发簪里的八百两银票,藏在贴身衣物里的二十几片金叶子。

  至于藏下其他的金银首饰——为了避免狱中受辱,一进来就都贿赂给了女牢头。这才有相对干燥的环境休息,一床薄被取暖,饭菜也算足以果腹。

  明虞又看向身边的小孩子。

  曾经健康白胖的孩子,眼下瘦瘦巴巴的,小鹿般明亮的大眼睛里,仍存着一丝孩童的天真。

  明虞没给人当过奴才,但昔日作为权贵中的一员,对奴隶受的种种压迫看得不少。从高高在上的士族贵人,一朝跌落成为贱籍奴仆。

  不说这巨大的心理落差,就说日后生死都要交于他人手中、性命荣辱皆仰仗主家的未来,就能让很多昔日的贵人忍受不住。

  今天就要开始被挑选为奴婢了,也不知道对她们姐弟——会是怎样的艰难?

  心中对未来的不安,促使赵明虞下意识地摸摸自己和弟弟的鞋面,那里藏着她父亲留给她的拓印图。

  在舅家被贬官后,父亲就私下交给她,又被她拓印成两份的。而原件和母亲的部分嫁妆,被她趁着礼佛的机会,藏在了圆觉寺后山。

  她父亲是火器营的六品主事,每日只醉心研发新式火器,向来安分守己。当时她拿到这份拓印图,心中就猜测,这或许是新研发的火器图纸,为了避免营中日益严重的泄密事件,父亲才不顾一切,将它藏在了家中?或许是,早有预兆?

  父亲被大伯牵连,应是被解职下狱,与赵氏成年男丁关在一处。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这份拓印图能否为父亲减刑?

  所知甚少、前途未明,明虞不知道,向来循规蹈矩的父亲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

  但这并不妨碍她眼下作出的决定。

  明虞拍拍明书的肩膀,在他出声前,轻轻止住他的问话:“好孩子,记住阿姐的话,东西藏好了别弄丢,若是碰到阿姐给你说过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吗?”

  “我记得的,阿姐放心。”

  小小的明书此时心中满是疑问,但阿姐严肃的眼神让他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幼年丧母、抄家下狱、家族败落,到底在这个孩子心里留下了痕迹,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迅速成长起来。

  一炷香后。

  狱卒不耐烦的呼喝声由远及近,女牢里的女囚挨个被拽出来,挤挤挨挨地排成一列,很快就被狱卒带出去了。

  前方七八丈远的牢房里,有位女囚,好像也是官家千金,极不情愿跟着出去,就跟女狱卒推搡起来,撕扯间露出青紫伤痕遍布的手臂,最后气力耗尽,她只能死死扒着牢房的木栅栏,像扒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嗓音凄厉绝望:“不!我不走!抄家砍头还不够,还要卖我去教坊司!我族叔私吞救灾银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参与!根本不知情!凭什么叫我卖身还皇家的债?孔圣人也没说家族败落就活该进教坊司的!我不服!不服!昏君你……”

  “咣当!”

  哭喊声戛然而止,一个身着靛蓝锦袍的官吏手刀起落,那位女囚就晕倒在地上,没再发出半点声响。

  “长得不错,嘴巴倒是不老实,本就是罪人之身,竟然还敢触犯刑律!既然能够留得性命,足可见圣上宽宥,怎敢再得寸进尺?把这小蹄子直接送去教坊司,看看得了诸位嬷嬷的管教,这小蹄子还敢不敢再妄言皇室、指斥乘舆!”(1)

  随着女囚被迅速抬走,本就沉默的其他女囚们,下意识放轻了脚步,更加安静了。

  阴柔尖锐的嗓音直刺耳膜,明虞瞬间反应过来,那官吏竟是名内官!

  处置了不听话女囚,内官那阴冷的目光环视一圈,在看到某个方向的时候,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转身走出了牢房大门。

  明虞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到一丝慌乱,紧紧将幼弟抱在怀里,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女狱卒。

  等陌生的女狱卒来到姐弟俩的牢房,那嘴角倒是意外扯出点笑来:“难得有两个懂事的,自己走出来吧!”

  明虞牵着赵明书,脚下轻飘飘的,她被刚才那一幕吓着了,心里乱糟糟的,低头跟着女狱卒的脚步,穿过阴暗狭窄的过道,经过刚才那间房门的时候,略偏了偏头。

  这里稻草凌乱,门上的锁链还在晃荡,似乎还留着刚才那个女犯凄厉的哭叫,声声泣血。

  似是被吓坏了,明虞双腿颤抖,踉跄几步,脚下一滑,竟然一头磕到了牢门上!

  “阿姐!”

  重物落地的声音和女狱卒的斥责一前一后地响起,明书扑到明虞跟前,看到明虞面上迅速浮现的红肿,骇得脸色都变了。

  女狱卒赶过来,猛地拽住明虞的领子,翻看她的眼睛,又探了探她的脉搏。

  少顷,才松了口气,对着明书发泄惊悸后的愤怒:“喊魂呢喊!不过摔了一跤,就哭成了这个样子,真当自己还是以前的娇气贵公子呢!”

  说罢,她忌惮地看了一眼那仍在晃荡的牢门,壮胆似的朝里面啐了一口:“真是晦气!”

  又连声催着姐弟两个赶紧跟上。

  “呼——咳咳!”

  明虞趴在地上,呼吸急促,待从眩晕中勉强挣扎出来,就借着明书的搀扶,双膝着地,慢慢地爬了起来。

  一旁的女囚们带着孩子,早就绕开了她们走远了,姐弟两个也不愿再呆下去,弓着身体,紧走几步,终于出了牢房的大门。

  (1)指斥乘舆:指责皇帝、直呼其名,乘舆代指皇帝,摘自《唐律疏议》。按律法应该被绞死,但实际上犯了这条的大多被贬官,比如苏轼,死的好像只有被冤枉的岳飞。

  古代以贞洁为天的女子,流放的可能没有明着骂狗皇帝的,但进了教坊司的,绝对会有,从贵族女子沦为官奴,还要被迫失去尊严接客,是个人都受不了。

  按照朱棣这个一代英主却卑劣迁怒的男权枭雄的说法,她们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不会被按照最重标准处罚,但是会生不如死。具体的内容,朋友们可以百度靖康之变“罪臣”家眷下场,譬如茅大芳已经56岁的老妻、黄子澄已经出嫁的妹妹和两位无辜的外甥媳妇。实际上本该被牵连的黄子澄的四个成年儿子全都隐姓埋名活了下来,也不知道那两位外甥媳妇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谁闯的祸谁顶罪,这边建议直接把罪臣没入教坊司呢!

  (2)东边:作者没有找到明确的史料说买卖官奴的具体地方,监狱结构参考《清代衙署监狱建筑构造考析》,作者曹强新,监狱在衙署西边,衙署来人穿过仪门、大堂等,在监狱这边听就是东边传来的声音。欢迎大家纠正错误。

愿再看尽长安花 说:
感谢大家没有骂我,之前找不到状态,写的东西自己都没眼看,加上又有考试需要复习,所以停更了三个月。目前状态仍不算最好,但已经重新修改了大纲,能保证一周两更及以上,每更3000字。谢谢大家,还有很抱歉。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干了这碗后悔药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21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