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二十三 所求不如愿

小说:未临      作者:酒染夜      更新时间:2021-07-11 00:15      字数:2965
  于端鹤只身来到南香村南边的梅林。

  梅林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也因此南香村才叫南香,南香是指村里南边梅花林的梅花香。

  暗香疏影,最令淡雅之人心喜。

  可他并非淡雅之人,那人也不是。

  此时的梅林覆满白雪,白茫茫一片,于端鹤那一抹黑色着实抓人眼球。

  梅林里的人远远便看到于端鹤。

  于端鹤看到人时不由失笑,“你有意思吗?”

  这人总有这种本事,只要自己见到他便能放松下来,也许……

  “你准备重操旧业?”那人坐在车里,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定然不是很好看。

  “你个小孩子别管那么多。”

  “再踏进去,你想出来可没那么容易。”

  于端鹤何尝不知道,若非对方权势在他至上,他又怎会再次走上这条路。

  “那你想我怎么做?”于端鹤无奈道。

  “老爷子看在过往的份上已经帮你摆平,条件是,你妹妹别见厉渊的女人。”

  于端鹤闻言,刹那间便了然了,是他求情了,如果不然老爷子又怎会轻易松口,说帮就帮。

  “谢谢,以后老爷子若有需要之处,我必全力报之。”

  那人看着于端鹤,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外面凉,快些回去。”

  于端鹤回握他的手,“陪我走走吧。”

  “不了,我得回去,回学校。”那人抽回手,有些局促的放在一边。

  “那行,下次见。”于端鹤笑道。

  “我先走了。”

  两人都不曾期盼这下次,下一次,就意味着没有下一次,彼此心里有数。

  于端鹤看着车辆开远。

  “小少爷你刚刚为什么不下去?”司机求求不解的问。

  原本闭着眼休息的人,蓦然睁开眼睛,很是清明,“下去了,他就别想回去了。”

  司机了然了,小少爷对于端鹤情根深种,若非如此老爷子怎么会让一个得力助手说离开就离开。

  整整五年。

  十八岁的分别至今也就见了一面,他竭力控制自己不去找于端鹤,现在还差两年,只要再熬过两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而于端鹤又怎会不知自己对他的情?他是怕,是不敢。

  于端鹤身上的担子不比自己轻,他理解也接受,但不会任由事情发展。

  不能让任何事情毁了于端鹤苦心经营的家。

  阿鹤,你再等等我。

  于端鹤回到外婆家时已经可以吃午饭了。

  吃饭期间,有一表舅舅到来,于端鹤邀人上座。

  “端鹤已经二十三了吧,谈对象没?”

  这简直就是过年磕唠亲属之间必问系列。

  于端鹤正欲回话,外婆盛了碗汤,放在表舅舅跟前说道,“不着急,还年轻。”

  “婶婶说的是,不着急,这年头不结婚比结婚好。”表舅舅也不追问,道理大家都懂,再问就显得没分寸了,从兜里拿出五个红包,“来,听说你们几个来啊,刚走完亲戚没喘口气呢,你们舅妈就催着我过来了,还真是,还赶上了午饭。”说话间是抱怨,手里的筷子没停过。

  “这一桌谁做的呐?”跟他那个妹妹的手艺太像了。

  “这一桌都是小卓辛苦做的。”外婆说道。

  表舅舅心下了然了,难怪如此之像,吃完饭没坐多久表舅妈就来了,“早就想来了,这不刚抽开身。”

  于端鹤沏着茶,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用那么急,我们明天傍晚才走。”

  双手端着茶递给表舅妈,表舅妈接过茶,“这么快嘛?不多留些日子?”

  “时间不等人,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回来。”

  “也是,年轻人就应该去闯一闯,增长见识,好好加油!”表舅妈鼓励道。

  “会的。”

  “阿蝉呢?”表舅妈没有看到于锦姿人,于是开口问道。

  “去菜园子了,那边方便打雪仗。”外婆与于卓从厨房走出来说道。

  “还真是个小孩子。”表舅妈欣慰的笑道。

  “像个小孩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于端鹤见两人出来便立马撤了,因为表舅妈来了,接下来还有人会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第二天的走亲戚的人就没停过,四人皆是心生疲惫,除了于卓,于卓对于这些适应不能说良好,应该说是优秀到了极点。

  五人回到家后吃了一顿饭,就分路而行。

  时清颜冬回了月城继续工作,于端鹤也回了自己的摄影楼赶工作,于卓去休息,明天饭店就要开始营业了,而于锦姿也要继续去学校上课。

  一眨眼便到了快要正式开学的日子了,于锦姿辞去了兴趣班老师的职务,去了偏僻的乡下支教。

  出发的前一天是她生日,五人特地聚了一下,于锦姿的手机收到一条陌生短信:生日快乐。

  于锦姿看了一眼,不做他想,收拾了要带的东西,第二天出发了,历时三天才到,地方偏僻,山路崎岖,坑坑洼洼,信号几乎没有。

  农乡的学校倒也没她想象中的那么差,反而有这新楼,这新楼在这破败老旧的土房子中十分引人注目。

  了解过后才知道,之所以没人愿意来这里教书是因为路不好走,没信号,很难与人取得联系。

  于锦姿倒是不觉困扰,反而一身轻松,由外而内的感到轻松,就好像,灵魂得到了解脱。

  来支教的有七个人,四个女的,三个男的。

  于锦姿反倒是最小的那一个。

  “小姑娘,你怎么会想要来支教呢?”说话的人年长于锦姿七岁,她确实无法理解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想要来着鸟不拉屎的地方吃苦受罪呢。

  “想让那些孩子有书读。”

  读书不易,尤其是乡里的孩子,常常因为家庭原因辍学外出打工,女孩子更是因为各种早早地嫁人生子,那样的一生让于锦姿为之扼腕。

  带队的人将她们带到宿舍,宿舍是个土胚房,挡风遮雨没有问题。

  就这样于锦姿在这里待了三个月,这三个月于锦姿总共进进出出了十多次,出去购买器材。

  因为她们发现很多孩子读书很用功,但成绩就是上不去,于锦姿与同行的一名女老师观察发现那些学生有着其他的艺术天分。

  于是两人商量了一番,两人在放学时间给那些有艺术天分孩子上课。

  那个老师专门帮那些孩子歌唱,以及钢琴。

  于锦姿则负责教画画与舞蹈。

  但过程不可谓不艰难。

  乡里的孩子总要在放学后回家帮忙农活,如果孩子放学时间留了下来那就意味着家里农活没人帮忙。

  对此在支教七人组中的一个研究生决定去各个家庭之中进行游说。

  他本是这里出去的,由他去游说是再好不过了。

  这名青年毕业好些年了,而今回来是想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出份力。

  一切都在顺利推进,而今天又要出去购买绘画材料,之前买回来的已经悉数用尽。

  于锦姿与那名女老师还有青年男子一同出去,因着先前都在同一家店里买的东西,与老板早已熟识。

  老板知道三人是去乡里无偿支教的,热心道,“你们打电话说一声就好,我给你们送进去,何必辛劳走这一趟。”

  三人无奈又开心的笑着说道,“没信号呀。”

  此言不虚,信号差到不行,基本接收不到外面的任何信息,基本都要到这种小县城才会有信号。

  “唉,我给你们打个折吧,不容易。”

  “这不太好吧。”于锦姿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别客气,六百好了。”

  于锦姿也不好推辞,结了账,三人在店家老板的帮助下把东西放到车上,这时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陌生电话。

  于锦姿看了一眼,莫名有些烦躁,从到小县城的时候这个电话就没停过。

  “接吧,这架势不接不罢休。”青年劝解道。

  “好。”

  “喂,你好。”于锦姿滑动接听键。

  “阿蝉。”对方似乎很焦急,鼻音很重,像是在哭。

  而且这个声音很耳熟,是她找不到的那张画上的女人。

  “我们认识?”

  那人说完话后,于锦姿挂了电话后,只觉得有些头疼,胃也开始疼了起来,跑到路边的树下干呕了起来。

  另外三人也是吓了一跳,店老板以为于锦姿中暑了,从店里拿出了一瓶水递给于锦姿,于锦姿接过水漱了漱口,眼睛红了一圈,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于锦姿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会有那么大反应呢,不过是曾经的一个朋友要订婚了,邀请她去参加罢了。

  但是她已经将她忘了,那想必也不是十分重要的人,不去也不打紧。

  直到回到了宿舍,于锦姿整个人都不是很好,晚上睡觉时噩梦连连,背后都是惊汗。

  于锦姿想起了自己拿到的体检报告,有两条更明确的指出,自己曾经得过厌食症,服用过抗抑药物,那么自己肯定得过抑郁症,至于为什么她想不起来,只觉头疼得厉害,五脏六腑发疼。

酒染夜 说:
嗐,有坑,以后再填,不会太久,今年也许能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未临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21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