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权利……权力  安营扎寨

小说:      作者:孤独似影      更新时间:2021-07-17 13:46      字数:3409
  向阳东回府没一个时辰,就有小厮来请他去冬梅宴赏花。那小厮自称是梁曲贤的家臣,梁曲贤可谓当世之将星,虽年过耳顺之年,但在朝中权威还是很大。向阳东自然不会傻到与一帮朝臣作对,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冬梅宴在梁宅举办,是为庆祝梁母两甲子大寿让老人家开心而设的。梁府在神木河畔,出了铁城直走几百米就能望见。

  梁曲贤在军中声望很高,这与他体恤下属有很大关系。梁曲贤而立之年领兵抗击妖兵,军队曾经渡过赤妄水。那里瘴气肆虐,军中许多士兵吸入瘴气染病。梁曲贤为救士兵,亲自深入瘴气浓重的赤妄河畔采摘解毒草,回来时人只剩半条命了。从军大夫要为他诊治,他却执意先救士兵,因此在事后倍受爱戴,得士兵青睐使得军队士气大增,冲锋陷阵勇猛杀敌可以说是所向披靡。

  到了府门外,那里早已车水马龙,达官贵人的车辆往来不绝,却是异常热闹。梁曲贤身为家主,出于礼节此刻就站在府外迎宾,见到紫色的袍角从车窗露出,立时就认出是谁,等人一下车,就热情的上前行礼“亲王赏脸赶来,寒舍蓬荜生辉,梁某倍感荣幸啊。”

  向阳东礼节性的笑笑“过誉了,大人相邀,本王岂有不来的道理?”

  “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府内鱼龙混杂,但大都为当朝显贵,人中龙凤。向阳东随意选了个位置坐下,眼角的余光就扫见旁边的位置坐了人。

  他侧脸看去,半年前出奇兵一战成名的魏氏老二魏朗正端坐在席上。小郎君年纪轻轻,外在总表现的沉稳大气,虎虎生威,而没有年轻人的轻狂率直。

  若是他父亲也能如此,想必就不会落得那般凄凉下场……

  魏朗察觉到旁边人的目光,回头见是向阳东,知道是先父的朋友,直接抱拳打招呼“前辈别来无恙。”

  向阳东回之以温和的笑容“多日不见,魏家二郎越发出众了。你父亲在天有灵,定会以你为荣。”

  魏朗点点头客套“家门不幸,多谢前辈施以援手悉心栽培,才能有我魏朗今天。”

  说话间,客人都已落座,东道主梁曲贤也进了宅院,搀扶着老夫人位居上坐。

  午宴开始,琳琅菜品满目,众宾都举起酒盏,庆祝老夫人两甲子大寿。

  酒过三巡,老夫人毕竟体弱,禁不起夜风,让梁曲贤命小丫鬟扶下去歇息了。这样,场上坐着的,就都是达官贵人。

  向阳东喝了小酒,微醺之下神智仍然清醒,隐约间察觉不对劲,举目望去,清一色的男官,顿时明白了奇怪的原因。

  纵是寻常寿宴,请客也必然是分官位身份的。而这梁曲贤抱残守缺,重男轻女的观念居然用到了这个地步?

  梁曲贤大眼扫了扫,见客人都在,也就不再避讳,直切主题。“诸位可还记得今早朝时那众女官的行径?”

  向阳东闻言顿时松了口气,但也暗自扶额。早朝时梁曲贤跳的是《剑器舞》,之前就因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而受到奚落,下朝后又被众女官调侃,更是心中怒火蹭蹭蹿、节节高。

  这一语点破了众男官心中的不满,瞬间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萧何抱着吃醉了酒的萧基号啕大哭,哭诉自己被女官嘲笑时的凄凉无助。二萧相拥,怒火燎原,众官都愤愤不平,想起往日被那众女官欺辱的情景,油然而生“天涯沦落人”的同病相怜之感。

  梁曲贤见气氛渲染到了,就清清嗓子“今朝被欺,吾辈更应奋勇直追,断不能落得今日之难堪下场。”

  大将杨广则第一个表示赞同“梁将军说的对,不能让那帮妮子看了笑话!”

  “既然如此”梁曲贤拍拍手,“不知诸位对那《秦王破阵舞》有何感想?”

  之前在庆功大典上,曦月曾经身着表演用的金属铠甲跳过这一舞,女子的妩媚动人融入其中,豪壮洒脱,气势磅礴,至今都令萧基记忆犹新。

  “气贯长虹,波澜壮阔,很好,很好。”

  见有人递腔并给予好评,梁曲贤更来劲了“那么依萧老弟来看,咱们朝会舞上这一支《秦王破阵舞》,会不会令所有人刮目相看?”

  萧基不吭声,垂眸径自想曦月。一别百年,回想起重重往事,只觉得时光荏苒,白云苍狗。当年神界内乱,几支神族部落侵扰边境,曦月力挽狂澜领兵以少胜多。为彰显功绩,她在击败神族后积土成坛于明月山,祭天已告成功。并以明月山为界修建冰宫作为堡垒。为保一方太平免受侵扰,曦月身为女将驻守北方冰宫护佑大仙边境,而今也有千年之久,其铮铮铁骨赤胆忠肝苍天可鉴。自己身为兵部尚书,绝对不能让贼人犯我大仙。

  梁曲贤见萧基默不作声又面犯桃花,以为是相思病犯了就不再理会,清了清嗓子以缓解尴尬“其他人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顾奈何举手,面无表情“骠骑大将军所言,下官颇有异议。”

  梁曲贤没料到会有人反驳,还是这位破格提前任命的门下省录事,当既就表现的不乐意了。

  毕竟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骠骑大将军,从一品的武官。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匍匐于地的下贱痞子的儿子,三品的官吏,有什么资格来质疑自己?

  “既然别人没异议,那就这么说定了。”

  顾奈何僵硬的跌坐回位置上,面色苍白若死人般没有生气。

  即使跻身官场,出身仍然是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奈何忽然感觉前路一片渺茫,个人仿佛置身于漩涡的中心四面碰壁。强烈的挫败感排山倒海般撞击着心脏,让公子的身躯微微颤抖。

  倘有来世,定择世家,栖息良木。

  但既然活在当下,就要适时做出抉择和退让,委曲求全。莫轮英雄豪杰,且看多年后,谁能笑到最后。

  山寨里,此刻暗潮涌动。

  顾海之晨起练功,手腕扭转间折扇上下若翩飞彩蝶,指尖轻点一二,暗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出,后劲之大以至于没入地面三寸,大有不死不休的意味。当真是翩若惊鸿,宛若蛟龙。墨竹衣袍随步而飘起翻搅,在风中留下一道绰约白影。咫尺之内,枯叶皆退后三寸,更是为公子平添了几分出尘气息。

  院落数米开外,望楼之上,盖臬已经窥探多时。“你认为,这个人可信吗?”

  二当家徐茹斌是个饕餮客,嘴里嚼着吃食,听到老大发问忙从零食包里抬起头,嘴角还沾着饭渣子“江湖大盗,与我们土匪一样,都是刀口舔血的无根之人,志同道合不挺好的?”

  三当家是个瘦高的病弱老头,早年练功走火入魔,如今年过三十就须发斑白,肌肤干枯,一副六甲老汉的样子。

  他从一开始就瞅顾海之不顺眼,觉得对方俊美而自己老弱,很是不自在。此时见老大问了,就挤开徐茹斌说“依在下说,这安若武在江湖上灭迹多年,如今复出,谁辨真假?”

  这话正戳到盖臬心眼上,男子拍拍梅盛林的肩膀,负手倚风而立,眸子紧盯着院落内的那一抹身影“不管他是何方神圣,只要能为我所用,他就是我们的同伴。”

  大殿内,萧雪寞径自批改奏折,手边的卷轴早已堆积成了个小型金字塔。老太监进门见了,忙上前把批过的奏折抱走,为帝王腾出放胳膊的位置。

  坐在书桌前一上午,晓是萧雪寞也有些乏累。他起身伸个懒腰,捶打着腰椎就向外踱去。

  绕过屏风,沿着墙走十多步,就到了后花园。夜弈虽然挥霍无度,但万幸没有动这里的一草一木。当年的亭台楼阁还完好无损的保留着,萧雪寞眯缝起双眼,和暖的阳光下他似乎又看到了那道清丽的身影“雪寞。”

  萧雪寞猛地抬头,四处张望,确认是幻听后失落的把眸子藏在额角的碎发下,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时隔千年,小狐狸也走了千年。魔物不容于世,何况是在以正派自居的仙界?她是妖,在世人眼里,她就是低贱的奴隶,没有还手的余地。

  政治是残酷的,她只是政治的牺牲品。入魔不过是个打压自己的幌子,封印她也只是为了保全她的性命。而今千年弹指湮灭,高人留下的符印也该松动了。

  想到这儿,萧雪寞久违的露出愉悦的笑容。

  等把眼前的事务处理完了,就带着楠家与魍魉登山破封印。这件事,还是不要过分铺张的好。人族对妖族的偏见,还是很大的。

  顾海之练完功回房,小厮们已经备好了饭菜和茶水。按照顾海之的要求,没有上大鱼大肉,只做了道百合莲子炒牛肉和雪蓉莲子汤。

  农业文明社会,牛作为农耕帮手而拥有着神圣的地位,任何私自杀牛的人都会受到法规的严惩。但是在与朝廷作对的山寨里,这些个条条框框自然不会被看重。顾海之一眼就看出来是山寨的人在试探,不动声色的动碗筷将牛肉交起吃掉,依旧面若平湖的进餐。

  他现在的身份是江湖大盗安若武,而不是朝廷册封的剑圣顾海之。

  不过盖臬听说过安若武这个名字,着实令顾海之有些意外。或许可以借用这个名字顺藤摸瓜,找出多年来在世间掀起腥风血雨的幕后真凶,还天下太平。

  只是眼下时机尚未成熟,需沉住气融入山寨中,还不能与萧雪寞翻脸。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透过窗缝,小厮看到顾海之吃食牛肉,就一路沿着水道艮山(东北)方向而上,到了整个山寨的核心位置——麒麟阁。

  盖臬负手扫视舆图,心中默念着人员安排,他在制定山寨的下一步计划。

  小厮弯着腰小跑着蹿了进来,单膝跪在盖臬身旁。“安若武并无任何异常反应。”

  盖臬的眸子微微眯缝起,踌躇的在五步内兜起圈子。“看来,剂量还不够。”黑色的瞳孔涣散又汇聚,最终定于一点——钟柳园。

  意味深长的笑意在唇角勾起“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你的真面目了,安若武。”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风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21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